社会养老保险新政策

融资5亿,却出现两个“独家财务顾问”,谁才是真“独家”?业内:行业太卷了…

来源:南昌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04 浏览次数:

融资5亿,却出现两个“独家财务顾问”,谁才是真“独家”?业内:行业太卷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04 00:08:59

每经记者 李蕾    每经编辑 段炼 叶峰 盖源源    

6月1日,港交所上市公司四环医药宣布,集团旗下非全资附属公司——吉林惠升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升生物)完成5亿元A轮融资,由国寿大健康基金、天津远翼、天津远翼吉茂、银杏资本共同注资。

本来是一则寻常的融资消息,但有趣的是,

所谓“FA”,全称是Financial Advisor,也就是为企业融资提供第三方专业服务的融资顾问或财务顾问。

有业内人士通过微信告诉每经记者,理论上,只有一家服务才能叫做独家财务顾问,而一起服务的都应叫做财务顾问。但实际情况中,有的FA即便是几家一起服务,对外依然会称自己是独家,“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个行业太卷了”。

一轮融资出现两个“独家财务顾问”,到底谁在说谎?

惠升生物A轮融资

惊现两个“独家财务顾问”

6月1日,港交所上市公司四环医药宣布,集团旗下非全资附属公司惠升生物成功完成由江苏国寿疌泉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国寿大健康基金)、天津远翼永宣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远翼)、天津滨海远翼吉茂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远翼吉茂)及嘉兴同合银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银杏资本)等四位投资方组成的作为A轮投资者以增资方式进行的首轮融资。

根据本次增资协议,四位投资方以人民币五亿元(相当于港币六亿一千八百万元)的代价认购惠升生物新发行的3333.3万股的股份。增资结束后,惠升生物的注册资本增加至人民币3.33亿元,整体投后估值为人民币50亿元,其中集团所占惠升生物的股权比例为68.4%,四位投资方共占惠升生物的股权比例为10%。

说到这里,一切似乎并无异常。但在当天下午,两家FA机构凯乘资本和易凯资本先后通过微信公众号官宣,自己担任了这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官方信息显示,凯乘资本(WinX Capital)是一家大健康领域投资银行,创始团队有5位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金融博士,一线团队有平均10 年管理及投资并购经验,累计投资并购金额超过300亿元。

而成立于2000年的易凯资本拥有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两大业务板块,投行板块的核心业务包括私募融资和并购顾问业务。其官网显示,过去三年里易凯资本累计为客户企业融资超过10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前面所提到的,理论上只有一家FA服务才能叫做独家财务顾问,两家一起服务显然不能叫做“独家”。那为什么这两家机构都声称,自己才是“独家财务顾问”呢?

罗生门:谁才是本次交易的

“独家财务顾问”

有知情人士6月1日在微信采访中告诉每经记者,四环医药子公司“惠升生物”2020年11月与易凯资本签订了6个月的独家FA协议,协议期内未能融资成功,双方协议到期并自动终止。而惠升生物于2021年11月和凯乘资本签订独家FA协议,凯乘资本协助惠升生物于2022年3月完成A轮投资协议签署,并于5月底A轮全部交割。

不过易凯资本方面显然不认可这样的说法。

该机构在给每经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表示,2020年11月,惠升生物与易凯资本签署A轮融资财务顾问协议。在委托有效期内,2021年4月,经由易凯资本全程参与引见、接洽、谈判的本轮融资领投方与惠升生物签署A轮融资《投资意向书》,此后至本交易完成,易凯资本持续与惠升生物及领投方保持密切联系,并参与领投机构的相关尽职调查工作,以及投资协议等投资法律文本的讨论工作,“我司切实尽职尽责履行了独家投资顾问的全部工作与义务。”此外,本轮融资中的其他三家投资机构也均由易凯资本组织参与现场尽调、协议谈判,跟随领投机构的本轮投资协议。

“由此可见,在还未有其他任何财务顾问机构出现的情况下,本轮基本投资格局已定,易凯资本在本轮融资的财务顾问工作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凯乘资本宣布自己为‘独家财务顾问'严重违背事实与行业共识。其次,惠升生物于2021年11月与凯乘资本签署《财务顾问协议》,协议约定凯乘资本为惠升生物提供财务顾问服务,但该协议并未约定排他性条款,且在协议中并未有'独家'字眼,即凯乘资本并非惠升生物独家财务顾问。”易凯资本方面表示。

对此,凯乘资本相关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正是由于凯乘资本成功帮助四环医药子公司轩竹生物完成了6 亿的B轮融资、并且启动仅2个月就快速完成了交割,专业能力得到了该集团的信任与认可,四环医药才将旗下惠升生物公司的融资也交给了凯乘,并在2021年11月签订FA协议。此外,凯乘资本会继续担任惠升生物的独家财务顾问,负责后续融资。

该负责人指出:“投资意向书仅仅代表了一个意向,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去年4月就签订了投资意向书,为什么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易凯资本的服务期已经过期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交割?如果投资事宜一直顺利推动,公司为什么还要再聘请一家新的FA来为自己融资?事实就是,凯乘在中间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公司BP、估值甚至交割的方案都进行了全面的重新梳理与改变,不仅争取到了其他头部机构的出资意向,还拿到了政府支持,为企业提供了全方位的解决方案,这才推动了这轮融资的顺利落地。并且,独家财务顾问都是排他性的,只有易凯资本的协议终止了,凯乘资本才会和惠升生物签约,否则就会冲突。”

该负责人还透露,四环医药集团相关公司的融资也均由凯乘担任独家财务顾问,包括轩竹生物(肿瘤药,已完成6 亿B轮融资)、麦孚特医(特医食品,进行中)、渼颜空间(医美,待启动)等。

过于内卷的FA行业

自称“独家”并非罕事

对于两个“独家财务顾问”的出现,投资圈内一片哗然,但FA业内却并不认为是一件罕事,有行业人士就表示“我们都习惯了,甚至有点麻木”。

而这背后反映出的,其实是FA行业的高度内卷

近年来,传统FA的逐渐式微已经成为了大势所趋,这与一级市场股权投资的深刻变化紧密相关。

首先,从GP的角度来看,随着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头部化趋势日益明朗、信息与沟通渠道也远比过去透明和多样化,靠着赚“信息差”起家的传统FA生存空间已经被大幅挤占,甚至从去年开始很多大额交易几乎都不用FA了

头部机构自身的触角已经在行业内足够深入,没有FA插足的空间;更多长尾的机构为了生存则开始将业务往FA延伸,导致FA越来越难干、甚至没活干,整个行业由于内卷而进入了一个非效率竞争的环境。

其次,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看,明星创业项目从来都不缺钱,近年来更是愈演愈烈,都是被机构追着投。行业里有个段子:“过去是FA帮助投资人找项目,现在则是帮助项目过滤投资人”。事实上,很多优质项目也不需要FA帮忙“过滤”投资人,因为他们早就与头部机构进行了深度绑定,其他人就算想投也投不进去。

除此之外,FA们还得面对“门外的野蛮人”,也就是一些持牌券商的下场。举个例子,综观如今市面上很多独角兽公司的财务顾问,除了一些老牌FA以外,还出现了顶级券商投行的身影。他们的加入,让本就陷入苦战的FA更为艰难。

也正因如此,FA们近年来也走上了分化的发展道路,有的新型FA将咨询等增值业务作为发展重点,也有的索性就成立自己的基金、开始向GP转型。但不论如何,作为FA本身而言,是否具备强大的行业资源与交易撮合能力无疑是大家正面PK的核心竞争力,尤其是成功帮助服务对象完成融资的案例,自然也会成为FA机构重点宣传的对象。

上述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并非独家财务顾问、甚至不是自己做的却被官宣为“独家”的情况“前两年就已经存在”,甚至有一些知名机构也会这样操作。“其实都觉得这样有点尴尬,但这个行业就是非常非常卷,抢得太厉害”。

“有点不体面。”有VC人士在评价这种情况时直言。

而在FA行业持续内卷的大背景下,类似情况未来或许还将继续上演。

记者| 李蕾

编辑| 段炼  叶峰  盖源源

校对|王月龙

封面图片:摄图网_500621881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