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养老保险新政策

专访 | 杨恩健:日接2700宗Call白车 消防处急变招应对

来源:南昌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06 浏览次数:

(香港文汇报记者 聂晓辉)香港第五波疫情高峰期间,特区政府各部门及医管局疲于奔命,其中消防处更试过单日接获2,700宗救护车召唤,当中半数是确诊者。消防处处长杨恩健近日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坦言,当时消防处面对「前所未见」的挑战,尤其高峰期时有不少救护员染疫或接受隔离,人力资源十分紧绌。为此,处方见招拆招,包括抽调教官及其他提供非紧急服务的救护人员「上前线」;以特事特办方式,在极短时间内安排近千名具有先遣急救员资格的消防员接受训练,以协助驾驶救护车;同时在邻近医院的合适地点设立消毒站,加快救护车的清洁消毒工作,方便尽快出车,当中不少属前所未有的破格措施。他感谢同事们以高昂士气、上下一心共同对抗第五波疫情,处方已于数星期前完成检讨,并为应对可能出现的第六波疫情设立应变机制。

杨恩健表示,第五波疫情来势汹汹,为香港医疗系统带来巨大冲击,消防处人员作为抗疫最前线的其中一员,同样承受着极大压力,特别是最前线的救护人员既忙于接送大量确诊者,还要兼顾日常的紧急救护服务,「紧急召唤一个接一个,每日都要加班一两小时,疲于奔命。」

他指出,当时每日平均约有2,000宗救护车召唤,当中半数是确诊者,最高试过单日接获2,700宗召唤。

杨恩健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第五波疫情来势汹汹,对消防处而言挑战是「前所未见」。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同事成密接者 人手极紧绌

他归纳消防处在第五波疫情期间遇到的挑战,大致分为三方面:其一,不少同事因染疫或成为「密切接触者」而需接受隔离或检疫,导致前线救护人手极为紧绌。以3月4日最高峰为例,共有866名救护员因染疫或接受隔离而未能上岗,占救护员总人数26%;亦曾试过同一时间有2,443名人员因染疫或成为「密切接触者」而需要隔离或检疫,占消防处总人员约20%。第二大挑战是为避免交叉感染,救护人员及救护车辆在每次处理确诊或初步确诊个案后,都会进行彻底消毒和清洁,整体较平日需要额外多1.5倍至2倍时间。第三,第五波疫情初期,许多轻症患者不清楚应去社区隔离设施或是医院,最终召唤了救护车,亦增加了消防处人员的压力。

他说,消防处当时作出一系列应对措施,包括尝试抽调教官或其他提供非紧急服务的救护人员奔赴前线支援,并于极短时间内安排约900名具有先遣急救员资格的消防员接受训练,每日能提供约300人协助驾驶救护车,现时已累积约1,100名消防人员可供调派,「我们的目标是在6月底前透过训练,将数字进一步提升至1,800人。」

杨恩健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消防处人员作为抗疫最前线的其中一员,同样承受着极大压力。图为消防处人员在疫情下工作。资料图片

曾一日内送1700人隔离

消防处于第五波疫情期间的其中一大任务,是要将轻症患者送往社区隔离设施。杨恩健说:「当时每日平均接获逾4,000通相关电话,最多曾试过一日将1,700人送往隔离设施。」他指消防处增聘了合约承办商协助大量救护车的清洁消毒工作,并在邻近医院的合适地点设立消毒站,以加快救护车的清洁消毒工作。

尽管如此,救护车仍是应接不暇,这亦会影响紧急召唤服务,故该处后期改用24座位的车接送确诊者往社区隔离设施,又设立了「处长指挥室」以统筹和协调部门资源,利用「抗疫巴士」及的士,接载有迫切需要的确诊人士入住社区隔离设施。该处亦透过电话短讯、电邮及不同社交媒体平台与确诊人士联络,甚至利用人工智能来接听电话以提升热线效率,根据隔离设施的使用情况、确诊人士的家居情况、病情或其他因素,安排他们入住社区隔离设施。

杨恩健表示,消防处于第五波疫情总结了不少宝贵经验,整合并检讨了相关措施,以特事特办及目标为本的方针,进一步优化了一系列针对疫情的应急策略及应变计划,更有效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挑战,以确保当疫情重临时,能更快、更有效地启动不同的应急预案。

3月上旬,伊利沙伯医院转为定点医院,救护车须于几天内处理大量转院个案。资料图片

「返三休二」变「返四休一」

他举例指,特区政府曾于3月上旬将伊利沙伯医院改为专门接收确诊人士的定点救治医院,救护车须于几天内处理大量转院个案,当时部门果断发出为期5天的「消防处全体人员紧急戒备」信息,并发出「处长指挥室指示」,将该段期间救护员由「返三日休两日」临时改为「返四日休一日」,「虽说该段时间同事们十分辛苦,但不论消防、救护及通讯中心等不同岗位的同事都咬紧牙关,上下一心,通力合作,克服重重难关,完成任务。」

统筹救护资源 助2000院友撤离

为应对新冠疫情,特区政府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合作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能令抗疫工作事半功倍。其中包括第五波疫情重灾区安老院舍的海量撤离行动。杨恩健指出,为协助社会福利署辖下爆疫的老人院舍进行撤离行动,消防处自2020年起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工作小组并担当统筹角色,统筹医疗辅助队、医院管理局非紧急救护服务运送车队、圣约翰救伤队及消防处的人手和车辆,一同处理撤离院舍长者到隔离设施的行动。他说:「当收到社署求助后,我们会统筹全港救护资源,更曾试过动用消防船,将位处长洲的院舍长者送往亚博馆。」单是第五波疫情期间,已成功撤离了逾2,000名长者。

消防处统筹全港救护资源执行安老院舍长者撤离任务。图为早前葵涌一安老院舍需撤离。资料图片

疫情高峰时期,各区的确诊长者大幅增加,社署亦增设暂托中心以照顾轮候入院的长者。杨恩健指出,除了院舍撤离行动外,消防处亦同时肩负运送确诊长者到暂托中心的行动。自第五波疫情爆发至今,在多次的院舍撤离/送回行动中,2月15日曾试过单日3次相关行动,共涉及127名院友,而在多次行动中,共有18次除了消防处的救护人员外,还动用了消防人员参与。

杨恩健解释,由于有爆疫安老院舍位处唐楼,并无升降机,加上多名院友行动不便及需要卧床,因此出动了消防员与救护员合力揹院友下楼再送上救护车。

消防及救护学员为出勤的救护车清洁消毒,分担前线人员工作。资料图片

「长洲任务」曲折复杂

此外,还有17次共涉及95名院友的院舍撤离/送回行动发生于长洲的院舍。杨恩健指出,有关行动须涉及多个部门联手,当中包括消防处、医管局、社署、离岛民政处及警务处,彼此通力合作下才能把曲折且复杂的行动迅速完成,「所有院友均须先由长洲的院舍送往码头,再移上救火船,到达机场码头后再上救护车,才可送抵亚洲博览馆的隔离设施。可见该行动的复杂程度,于疫情期间涉及的人手调动亦对消防处带来极大挑战。」

【特写】日常工作变数多 幸同事应变力强

原任消防处副处长的杨恩健于今年3月26日接替同日展开退休前休假的梁伟雄,出任消防处处长,当时正值第五波疫情高峰期。他指出,虽然消防处当时的抗疫工作面对重重困难,但部门士气高昂、上下一心应付难关,并以过去的工作经验与知识,不断调节策略务求将工作做到最好。他认为,消防处的工作非常有意义,「纵使消防日常的工作从来都充满不确定性,但所有同事都已具备足够的应变能力,部门亦时刻能机动地调派人手及资源,以切合不同行动的需要,在第五波疫情期间亦不例外。」

参与学院创办 研究四代系统

杨恩健于1989年11月加入港英时期的入境事务处,任职入境事务助理员,其后于1992年4月转职消防处,至今已在消防处工作逾30年。他说:「消防处的工作非常有意义,无论灭火救援、救护工作或后勤支援也是一样。」

他表示,自己曾做过防火审批工作,环球贸易广场及1881公馆等的图则他也有份审批,「灭火救火固然有满足感,但一幢建筑物落成后达至消防安全标准也令我很有满足感。」

除此之外,他亦曾参与消防及救护学院的创办,及以主管身份参与第四代调派系统的研究。

杨恩健指出,消防处作为应急部门,每名消防人员在入职早期的训练已学会如何面对突发事情,「无论救火、大型灾难,以至疫情这些不同性质的工作,其实都无太大分别,消防人员也会临场按缓急轻重去做决定,过后亦会评估该些方法是否达到目标,以提升解难能力。正如我们接送市民到社区隔离设施时,起初是用救护车,后来则改用24座或抗疫巴士,这正是不断因应时势去改变的策略。」

他续说,外表硬朗的消防人员其实也充满同理心。他举例指出,第五波疫情期间曾有同事参与紧急救援服务时,一名伯伯身体不适,觉得自己可能确诊新冠肺炎,「其实该伯伯已有朋友赠送的快速测试剂,但因他年迈不懂使用,救护员知道后便帮他现场做快测,最终证实伯伯确诊,于是即时穿上保护衣物并送他去医院。」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