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旅游攻略

环球UG官方注册: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为什么这样火

来源:南昌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6-19 浏览次数:

  公共日报记者 周学泽

  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爆”了。上线12小时就得到了1.4亿播放量,豆瓣评分8.6分。

  这是一档“逆龄”女集体选秀节目,节目召集了30位30岁以上的女艺人,6月6日发布了完整30人嘉宾阵容:阿朵、白冰、陈松伶、丁当、黄圣依、黄龄、海陆、金晨、金莎、蓝盈莹、李斯丹妮、刘芸、孟佳、安详、吴昕、沈梦辰、王丽坤、王霏霏、王智、万茜、许飞、郁可唯、伊能静、袁咏琳、张雨绮、张含韵、张萌、钟丽缇、郑希怡、朱婧汐,通过合宿糊口与舞台竞演,最终选出5位成员构成“破龄集体”。

  上线开播之后,《乘风破浪的姐姐》的热度迅速攀升。猫眼数据显示,该综艺网播热度位居榜首,相关微博话题阅读量凌驾50亿,讨论超260万。

  “姐姐”回来,

  “memory trace”的力量

  疫情常态化防控之下,堆积性娱乐节目景气不再,《乘风破浪的姐姐》算是一档乐成的上线节目。

  “我是钟丽缇,我今年五十岁,我是一名演员,我做这行二十六年了。”“我是伊能静,我今年五十二岁,我已经出道三十六年了。”把“影视中老姐们”聚拢起来,冠之以“乘风破浪”,也算有足够吸引人的噱头。

  “姐姐们”都有曾经的光辉。Memory trace在英语中是“记忆陈迹”的意思,她们出演女集体,唤起了很多中老年人的回想,这是女集体选秀节目筹谋的乐成之处。

  有种说法:总有人在精确地捕获着看客情绪。确实,有些人精通受众心理学,一直在对准受众心理筹谋选题。

  人年轻时渴盼新事物,会问“山何处是什么”,想到眼睛看不到的处所走一走;到了必然年龄,又常常回视曾经走过的路,变得爱回想,出格是年轻时候的糊口,会重复咀嚼,酿成一道美味。好比,日本著名诗人三木露风(1889~1964年)写的《红蜻蜓》,就深谙回想美学:“晚霞中的红蜻蜓,你在哪里啊,童年时代遇到你啊,那是哪一天?提起小篮来到山上,桑树绿如阴,采到桑果放进小篮,难道是梦影。十五岁的小姐姐,嫁到远方,别了故里久久不可回,音信也渺茫。晚霞中的红蜻蜓呀,你在哪里啊,停歇在那竹竿尖上,是那红蜻蜓。”

  《红蜻蜓》作为一首经久不衰的民谣,流唱全球,就因为歌里有人类的共情——回想。

  影视人物也是如此,他们在某一刻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memory trace,今后让人念念不忘,变作已往生命的一部门。此刻的老年人,会追念起赵丹、白杨、张瑞芳、上官云珠、秦怡、孙道临、王丹凤这些新中国创立前后活泼在银幕上的艺人;此刻的中年人,会追念起周润发、刘晓庆、安详、周星驰、何赛飞这些演员。

  一小我私家能让别人在脑海中沉淀下来,并在某一时刻追念出现,必定有其原因。就艺人来说,memory trace的存在,其实也是对其演艺程度的承认。好比,这次参演女集体选秀的安详,扮演的《黄河绝恋》女主角安洁、《红河谷》女主角丹珠,其生动天然任性的性格,都一如她本人;但在电视持续剧《孝庄秘史》中,安详却饰演了沉静克制的女主角大玉儿,成为一个难以超越的经典角色。安详天性大大咧咧,但就是有演出拘谨的程度,这种跨越,自己就需要高深的演技。

  因此,memory trace发生的背后是实力。差异的观众,内心有差异的“欣赏偏重”,喜欢差异的演员,《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节目筹谋,也是看准了这点。

  别的,中年人性格大多比力稳当,女集体演出又唱又跳,比力生猛,泛泛是年轻人的天下,“姐姐们”参与女集体,冲破惯常思维,对观众也是一个不寻常的吸引点。

  “姐姐”,

  对“媚青文化”的还击

  “30+”甚至“40+、50+”又唱又跳,确实有一点“逆龄”的味道。“姐姐们乘风破浪”,本质而言是一场女性社会化审美的巨大厘革。大大都人看多了影视剧里小白花的娇弱,社交礼仪范例里厌烦了被规训的温柔,卑微的善良,更加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女儿当自强”的野蛮发展劲儿,但愿能有一个勇敢表达自我欲望、坦然面对格外自我的女性形象杀出重围。

  《乘风破浪的姐姐》正好应运而生。在为年龄所困,为年龄焦虑的人看来,这档节目是对“媚青文化”的还击,是对一些社会固有看法的报复和抗议。“20岁的出色”和“50岁的出色”是纷歧样的,无论如何,活出更出色的本身,是任何年龄段的普遍追求。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